首页 | 学院概况 | 教学管理 | 学科建设 | 科学研究 | 展览动态 | 实验中心 | 学生工作 | 党建园地 | 院务公开 
[所属栏目: 研究所动态]
风雨六十载 盛世展霓裳(今晚报10月23日报道华梅教授参加国庆六十周年彩车设计)
2010-09-25 17:23 shidongmei   

华梅,中国权威的服饰文化学者,研究古今中外服饰文化的起源、发展和变革三十春秋,著有《人类服饰文化学》、《中国服装史》、《西方服装史》等多部力作。在新中国60华诞盛典中,她为天津“滨海新貌”彩车设计的人物服饰风韵独具,引人注目——

风雨六十载 盛世展霓裳

那是一个气势恢弘、绚丽多彩、激动人心的场面: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盛大阅兵式和群众游行中,60部创意新颖、风格各异的彩车,生动展现了全国各地、各条战线、各族人民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辉煌成就。其中以“滨海新貌”为主题的天津彩车格外引人注目,彩车上不仅有空客320、火箭和高铁等现代化元素,显示了天津的硬实力,同时又在十几位劳模和演员的服饰中注入传统文化的元素,体现出天津深厚的文化底蕴。当彩车通过天安门广场时,隐藏于演员裙裾中的杨柳青年画、泥人张彩塑、风筝魏和京剧脸谱徐徐展开,美不胜收,令人眼前一亮。

这一独特创意的设计者便是天津彩车服装设计组组长、天津师大教授、著名服饰文化学者华梅。

近日,记者与华梅就此及相关话题进行了一次深入交谈。

裙裾中藏着年画和脸谱

记者:在新中国60华诞盛大阅兵式和群众游行中,60辆彩车展示了全国各地各族人民60年来,尤其是开发开放以来取得的辉煌成就,其中天津的彩车引起了我的格外注意。我知道彩车上翩翩起舞的男女青年的服装是您设计的,所以请您谈谈设计的经过和总体的设计理念。

华梅:今年国庆彩车上12位劳模和10名演出人员的服饰,是天津师范大学华梅服饰文化学研究所独家设计的,也可以说是师大美术与设计学院服装系主任要彬带领青年教师与学生共同完成的。我作为天津彩车服装设计组组长,于6月份正式接受任务,与青年教师们连续奋战了四个月,共拿出百余套方案,绘制设计图500余幅。虽然很辛苦,但大家认为能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时为塑造天津形象做出贡献,还是挺光荣的。彩车的总体构思是表现滨海新貌,同时又要具有区域文化特色,只能依靠表演人员的服饰为创作平台,强调“软文化”实力。服饰是一个重要的艺术载体,但又不能太突兀,所以我们以彩车两侧各五位男女青年的青春靓丽形象与彩车整体风格融合,同时以服装延展显示出的图案来表现天津的特色文化。

记者:在您的设计中有一个最大的亮点,即通过服装巧妙展示了天津独具特色的地域文化,如杨柳青年画、泥人张彩塑、风筝魏等,这个创意是如何产生和实施的?

华梅:天津有许多特色文化,但用在喜庆节日的彩车服饰上,必须选择一些适宜的形式,如曲艺就不太好表现,“刻砖刘”与壁毯也不好采用。相比较而言,杨柳青年画、“风筝魏”风筝、“泥人张”彩塑、“伊德元”剪纸与京剧,题材是喜庆吉祥的,颜色又很鲜艳,视觉效果强烈,所以用在国庆彩车上非常合适。我们曾经想过,用穿古装衣服的大头娃娃舞去立体展示杨柳青年画,或是像“伦敦8分钟”那样的真人秀去表现京剧人物和曲艺节目,但在论证过程中,专家们唯恐这样与彩车的现代风格不好融合,因而被否掉了。最后选择了身着银片上衣、红裙子或银片连衣裙的女青年,在途经天安门东西华表前1分20秒时,以服饰的延展去表现天津地域文化。这样的结果是,面向天安门的女青年展开的是一幅京剧脸谱,面向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女青年展出的是一幅大红福字剪纸。两侧的四位女青年分别展开的有“泥人张”彩塑、打红灯笼的娃娃与捧着柿子、玉如意的娃娃,以示“祖国万岁”、“事事如意”,还有杨柳青年画的“福寿齐全”和剪纸“喜鹊登梅”等。“风筝魏”中大红金鱼风筝很有名,可是用在彩车服饰上显得颜色有些单一,形象不动人,后来我们采用的是“沙燕”,造型可爱,再衬上蓝天白云,分外清爽且又醒目。

60年着装观念与行为的变化

记者:从国庆彩车延伸开来,我还想请您进一步谈谈中国人服饰的历史变迁。我觉得这是个挺有趣的话题。服装艺术从一个侧面反映着时代的变迁,反映着人们政治生活、经济生活和思想观念、审美情趣的变化,请概括谈谈新中国60年来服饰变化的几大阶段以及变化的原因和特征。

华梅:今年国庆节前,我出版了一本《新中国60年服饰路》,用了61篇文章近20万字、635幅照片去深情回顾,真诚诉说。因为服饰是经由人的创作然后穿在人身上,与人一起进入社会的,因此不可能是游离于社会生活之外的。新中国60年来人们着装观念与着装行为的变化,实则显现的是共和国走过的一条发展之路。如果用两大阶段概括,那就是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如果用6个10年去概括,则可列为“温馨的50年代”、“革命的60年代”、“初醒的70年代”、“时尚的80年代”、“狂热的90年代”和“多元的21世纪初”。

新中国刚刚建立时,新民主主义思潮影响着人们,苏联模式的布拉吉、列宁服等给人们着装带来新的气象。随着政治气候的变化,中国人的着装越来越趋向革命,如60年代的军便服成为最能体现身份和志向的服饰。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入神州大地,中国人敢于追求时尚了,只不过80年代还讲究人穿我穿,千军万马挤过独木桥。90年代时人们以国际潮流为航标,“韩流”、“酷”、“蔻”,一阵一阵地改变着人们的服饰追求。21世纪初的中国人将个性放在第一,穿衣最怕“撞衫”,流行也趋于多元,社会的宽容度越来越大,人们在着装上一方面讲求国际化,一方面强调自我意识。很明显,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日益提高,中国人的着装观念也成为社会文明的高度体现。

服装流行趋势受哪些因素影响

记者:经您这样的理性概括,我们更深地感受到服饰文化与社会生活的紧密联系。在您看来,服装的流行趋势是受哪些因素影响的?服饰设计和服装表演对人们的衣着打扮有什么影响?是设计师影响人的服饰需求,还是相反,人的服饰需求影响设计师的设计理念乃至影响消费市场,二者怎样能实现良性互动?

华梅:影响服装流行的因素有许多,宏观的如政治、经济、艺术,微观至文艺明星、体育明星等。现代时装设计和时装表演应该是近百年的事。世界时装之父、英国人查尔斯·沃恩开创了现代时装的设计理念,他的妻子玛丽成为第一位具有时装表演性质的“模特儿”。在20世纪初至80年代,往往有服装设计大师在引导世界着装的潮流,如20世纪40年代,法国著名服装设计师克里斯汀·迪奥推出一种“新外观”时装,很受欢迎。80年代时,伊夫·圣·洛朗设计出“蒙德里安”时装也在世界引起轰动。有时候,设计师一项不经意的着装搭配,都会引起人们的效仿,如可可·夏奈尔一次借穿情人的马球套衫,束腰卷袖后竟成为风靡一时的“夏奈尔时装”。80年代时,生于意大利的乔治·阿玛尼设计的肩部宽大挺括的女装,创造了一个全新的宽肩时代。当然,这种影响也不是单向的,人们的服饰需求势必影响设计师和市场,如果哪一位设计师关起门来,背离时代潮流去推出作品,那只会碰壁。设计师必须适应时代,适时地推出自己的作品,才有可能产生影响。

值得重视的是,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来,服装设计师对着装者的影响越来越小。后现代主义思潮充斥了新时代的艺术界,无中心、无规律、无权威,于是人们特别是年轻人很难再根据T台上的一场时装表演去趋之若鹜地追赶时尚,虽然潮流主体还有,但越来越多元。人们包容别人,也包容刚刚流行过的时装。就是说,几种时装潮流可以相容并存,还可以相互借鉴,以使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很显然,时装设计大师的权威性在21世纪以后不复存在。这时,会有很多流行服装设计师,很多着装前卫人士,众多影视人物,众多时尚潮人一起不安于现状,努力推出新一款时装,以致构成一种良性互动。出现的结果是,有流行,但并不拘泥于流行。流行中有主流、有支流,人们更加随意,更加我行我素,这就成为21世纪的时装流行趋向。

构筑服饰文化学的意义

记者:我知道您已成为声名远播的服饰文化学者、权威专家,请谈谈您从事服饰文化研究的目的、理念和主要成果,如何将这方面的学术研究成果转化为引领服饰潮流的社会观念和社会生产力?

华梅:我从事服饰文化教学和研究已有30年,我从来不是就服装谈服装,我主张把服饰放在社会学、生理学、心理学、艺术学和民俗学的跨学科研究中去。服饰本来就不是一件单纯被欣赏或单纯被使用的物质,服饰之中贯穿着人的精神,可以说它是物质与精神双重产物。1995年底我出版了一百万字的《人类服饰文化学》,14年来,我创建的这种新的研究体系已被广泛认可,很多高校都开设了人类服饰文化学的课程,我也分别以学术专著、教材、随笔等各种体裁从不同角度研究服饰,迄今出版了42部著作。自2003年,我被天津师范大学作为高级人才引进,并设立华梅服饰文化学研究所,我从事的这一事业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近6年来,我们已经是团队作战,这个团队老中青相结合,重点骨干在京津教学科研单位,我的几十名研究生遍布全国各地的高等学校。仅这两年,我们便取得了很多可喜成果,这里既有指导着装的丛书《穿出你的Mr.Right》、《21世纪顶级时尚品牌》,也有国家级“十一五”规划教材《中国服装史》、《西方服装史》、《服装美学》、《服装概论》。去年我们申请下来国家级社会科学基金艺术学项目“中国历代《舆服志》研究”,今年我主讲的《中西服装史》又成功获批国家级精品课。不仅从事教学科研,今年为“国庆彩车”设计服饰也是一个服务社会的重大任务。事实证明,这些科研成果已经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做出贡献,也证明我构建服饰文化学是适应新时代需求的。

中国人在着装观念上的误区

记者:您认为当下中国人在服饰文化上有哪些观念上的误区?您作为一个服饰文化专家有何建议?

华梅:改革开放已经30年了,中国人在与世界各国的交往中,着装上的礼仪标准越来越深入人心,人们也开始重视古老的中华民族文化传统,只是仍存在一些误区,这也是正常的。如有条件的人盲目追求名牌,这在一定圈子里是起作用的。但是这件名牌本身适合不适合自己的身材、风格就不关注了。一件衣服如果不能有助于一个人的形象塑造,那实际上是着装的失败。另外,21世纪的服饰已经非常讲个性了,可是中国人自宋代起的“唯求洁净,不可异众”的思想仍然根深蒂固。抛却职业装不谈,日常装便于显现个人的自我意识,目前青年人这样想也这样做了,中老年人还是不敢,甚至有些人还满足于人家穿一件衣服好看,自己也赶紧买一件穿上。再有,攀比也在桎梏中国人的现代思维。总之,有相当一部分人接收信息过多,而另外一部分人却不主动接收信息,结果造成了中国人在着装观念上的差异,如所谓“代沟”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

记者:您对未来中国服饰文化的发展有何期待和展望?

华梅:随着中国的崛起与腾飞,势必促成中国服饰文化的高度提升。而服饰本身即是一部活生生、有形有色有声的历史,因而中国地位的提高,预示着中国“衣冠大国”还会雄风再起。我们在世界上的综合影响力,我们的现代意识必定会使社会生产力飞快发展。服装—— 一个国家一个时代整体发展的产物和外在形象,只有国力强盛才会使服装面料、服装工艺和服装设计制作以及人们着装理念在世界上起到带头作用,服装研究也才会从文化建设角度反映出中国在新时代中的崭新面貌与引领作用。

图 片:

已添加附件:无

关闭窗口
 
 
 
用户名:
密 码:
版权所有:天津师范大学 | 地址:天津市西青区宾水西道393号 | 邮政编码:300387 | 电话:022-23766393 | 管理员:史冬梅